6月15日,据路透社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的说法,百度拥有爱奇艺53%的股份,持有90%以上的股东投票权,希望以70亿美元的目标估值出售爱奇艺,每股8.13美元,出售吸引了包括香港私募股权公司PAG和中国移动的兴趣。

这不是爱奇艺第一次被传出售了,外界分析出售的原因看起来也是老生常谈:百度想加强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业务,因此出售作为其非核心资产的爱奇艺,专注硬科技部门研发。

再加上2022Q1季度财报爱奇艺首次实现盈利,此时抛售对百度来说是天赐良机。爱奇艺很快辟谣称“消息不实”,百度回复考究:“以爱奇艺口径为准”。

这个说辞反映的还有多年来百度对爱奇艺的态度。相较于被阿里收购后,五年换三帅的优酷和“富二代”腾讯视频以及“官二代”芒果TV,与百度协同业务日渐稀少,爱奇艺“单打独斗”的风格愈加明显。

龚宇曾慨叹,李彦宏非常优秀,给我们钱、自由,然后给我们信任。但内容生态的吊诡之处在于,离不了钱,又不能只有钱。就像腾讯之于腾讯视频、阿里之于优酷、芒果TV之于湖南广电,如果真的分道扬镳,爱奇艺的下一个理想买主不能是只会掏钱的提款机了。

2022年第一季度,爱奇艺实现归属净利润1.69亿元,而此前,市场的预期是净亏损6.7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2.57亿元。

「新熵」曾在《留给爱奇艺赚的钱不多了》一文中分析,爱奇艺盈利是否可持续还要看几个关键指标:会员、广告和内容成本。

结论是,会员数量增长停滞、广告营收逐年下降,内容成本短期可控、长期不确定性提高,爱奇艺并非真的迎来了好日子,而是断臂求生、割肉盈利。

但无论是“毕其功于一役”还是真的“未来可期”,盈利还是让爱奇艺获得了短暂的喘息机会,谈判桌上的筹码将会更多。

更重要的是,国内长视频行业在烧掉1000亿后,还是走向了抱团取暖。从分庭抗礼到合纵连横,各家如今的目标一致:降本增效。尤其对于曾因为内容成本居高不下而导致亏损的爱奇艺来说,行业共识像是一场及时雨。

不再为版权、明星片酬支付不必要的高溢价,甚至为独播争得头破血流之后,爱奇艺的内容制作优势将会进一步凸显。

加上6月15日宣布涨价的优酷,长视频网站全部完成了新一轮的涨价。这代表着在培育用户习惯和提高行业价值上,长视频网站取得了一次“阶段性胜利”。

用户或许还是会随内容在各个平台间反复横跳,但没有了价格比对,质量倒逼生产的反馈路径更加清晰,理论上是可以期待“良币驱逐劣币”的行业环境更快到来。

爱奇艺现阶段的优势还在于会员规模稳居头部,《人世间》《警察荣誉》等现实主义剧集为爱奇艺积累了一批有粘性的用户。隐患在于偶有爆款、长期不稳定的悬疑内容,近期开播的《回廊亭》就因为剧情改编陷入巨大争议,手握众多待播悬疑剧的爱奇艺面临的考验更多。

独树一帜的内容壁垒曾是视频网站苦苦追求的护身符,芒果聚焦综艺、腾讯聚焦IP改编、爱奇艺的迷雾剧场都是基于这个思路,在内容特性未被稀释之前,爱奇艺的窗口期稍纵即逝。

现阶段还算丰富的剧集储备也是爱奇艺“奇货可居”的筹码之一。根据各家最新释放的剧综片单,爱奇艺以119部剧集、20部综艺名列榜首,其中自制剧占比达到近70%,已经拍摄完成的项目达到80%以上,内容储备可以覆盖至2024年。

总的来看,爱奇艺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在可以想见的未来里,有能力维持一个一以贯之的平台生态,问题的关键落到百度的态度上。

于爱奇艺而言,更多资方的加入,无论从上游资源整合还是内容长尾效应的释放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此次出售消息之前,业内传闻的爱奇艺新股东名单,已经出现过字节跳动、小米、阿里以及中国移动控股的咪咕视频。

而无论是与腾讯视频在IP资源池的联合,还是补足字节跳动长视频内容上的短板,甚至与咪咕的体育板块形成互补,以及顺势接受中国移动的资金支持,都曾被市场看作是爱奇艺的救命稻草。

曾经,以收购爱奇艺为契机,百度和腾讯交叉联姻被认为是视频平台的“帕累托最优”。腾讯入股可以为爱奇艺在内容成本上带来更多议价权,同时降低营销成本。

即使时过境迁,反垄断大锤下,腾讯爱奇艺合并无望,但一个能给予资金和资源多重支持的大新股东还是爱奇艺拒绝不了的。

于百度而言,能为爱奇艺输的血已经不多了。首先,利润下降,百度也要开始赚辛苦钱了。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百度一季度营收284亿元,同比增长1%;净利润39亿元,同比下滑10%;核心业务广告收入157亿元,同比下滑4%。

其次,百度现金流面临大考,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百度不含爱奇艺自由现金流为15.96亿元,环比第三季度的29亿元继续下降,相较于第二季度的69亿元更是相距甚远。

在文娱领域,百度的布局已经所剩无几,重心转向以智能驾驶、云计算为主的新业务后,新的增长引擎需要不断投入。今年一季度,百度研发支出为56亿元(约8.8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

但这些也只能作为百度想要出售爱奇艺的充分不必要条件,因为直到去年三月份,百度还参与了爱奇艺新一轮定增,认购了约1亿美元的增发股票。

有媒体测算,从2010年孵化爱奇艺到参与去年3月的定增,百度至少投入 8.15 亿美元,如果按照传闻的 70 亿美元售价和2018年上市时套现的 2.59 亿美元,百度账面回报率约为 790%。

基于长期以来的合作倾向综合考量,有理由猜测百度大概率不会将股份全部抛售。

其一,全部清仓有可能引起市场恐慌情绪,一年多来,爱奇艺股价持续走低,抛售消息传开的15日应声微跌3%,百度若想两全,不会看着爱奇艺继续下跌。

其二,叠加出售换取现金流的需要,百度象征性保留个位数股本是上乘之选。参考腾讯减持京东,也是将持股比例降至2.3%。虽然两者动因不同,但从投资角度看,思路可以是一致的。

2009年,龚宇从搜狐出走,面对百度和李彦宏抛来的橄榄枝几乎没有犹豫,将爱奇艺视为人生最后一次创业。十余年间,百度文娱业务越来越边缘,龚宇在爱奇艺的地位却越来越确定。

从中文互联网的蛮荒时代稳扎稳打出来,无论是论资排辈还是对行业的理解能力,龚宇都是佼佼者。这意味着,在收购谈判的过程中,龚宇不会甘心“拿钱走人”,而是会保证内部的话语权。

要知道,几家视频网站里,爱奇艺受龚宇的个人特质影响颇深,这与当初卖身阿里的优酷并不完全相同。

2015年阿里45亿美元现金买下优酷,时任优酷董事长的古永锵加入阿里。一年后,优酷从行业第一掉队到行业第三,古永锵出局。

有古永锵的前车之鉴在前,龚宇想要使爱奇艺不重蹈优酷的覆辙,寄生在阿里的生态里,就需要找到足够强的靠山和足够大的空间。

但去年国内反垄断大锤落下,斗鱼虎牙合并被叫停、腾讯减持京东、阿里巴巴清仓芒果超媒300413)股票,一连串释放的信号表示,能够收购爱奇艺的大概率不会是互联网公司。

今年上半年,整个互联网公司大多陷入增长停滞、边缘业务裁撤的泥淖,市面上曾经能吃下爱奇艺的互联网公司,逐渐进入了收缩阶段。新兴科技巨头也没有足够动力收购一家发展成熟的内容产品。市场一度猜测,爱奇艺将花落国资。

此次传出的收购方中国移动,账面现金流充沛,是接盘爱奇艺的强有力竞争者。2021年,中国移动光是银行存款就有3623亿,而银行理财还有1282亿。同时中国移动控股咪咕体育、持股芒果超媒,如果收购完成,将是双方各取所需的合作。

在奈飞会员增长停滞,股价“跌跌不休”之后,资本市场开始重新考虑以“科技股”估测流媒体的增长态势是否言过其实,美股上市的爱奇艺也面临同样的审视。

阿里收购优酷时,一并完成了优酷的私有化退市,如果爱奇艺没有在美股摘牌的打算,龚宇如今还要考虑资本市场的连锁反应,而不只是“专心做内容”一件事。

视频行业的短期平衡是由于互联网人口红利封顶,存量竞争的状态下,守城比攻城更重要。

当规模效应没有实现,烧钱换规模的边际效益是递减的。而视频网站用户随内容迁徙,互联网经济的规模效益,越来越难在流媒体赛道上显现。

爱奇艺是条船,百度是条河,如今水流湍急,船过险滩,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大家都需要早做打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