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进高考考场老爸街边写诗祝福 豪言女儿必胜

高考这两天,牵动无数家长的心。成都商报记者采访了一些在考场外的陪考家长,他们的自白令人感慨:有守在街边写诗祝福女儿的父亲,有紧张得不敢跟女儿说话的父亲,有睡不着觉服药的母亲,有不知道怎样和儿子交流的母亲……可以说,高考如棋,娃娃在考场内布局,而家长们却在场外长考……

这两天,55岁的爸爸王北来(化名),总是背一个小书包,拎一条小板凳,再斜挎一个军用包,到成都八中考点外。女儿王琪(化名)进考场时,他就举起相机拍;考试时间,他就坐在街边等,“12年了,孩子多辛苦啊。如果我不在外面等,就感觉对不起她。”在语文开考20分钟后,王北来还在街边奋笔疾书,为女儿写下《中国高考 祝愿女儿》的小诗。

王家住在高笋塘,离成都八中考点不算远,可王北来还是鼓动两个兄弟专程送女儿———上午五叔送,下午六叔送,“这条路车太多,万一撞伤了咋办,亲自送安全”。他是个谨慎的爸爸,凡事考虑得多。语文开考前,王琪想买瓶水带进去,王北来立刻从超市买来一瓶。可他并不先给女儿,而是自己先喝了几口。大约15分钟后,王北来确定自己身体无恙,才放心将水递给女儿。

考英语前,王琪又不慎将笔摔在地上,王北来伸出胳膊,“来,写我手上,试试还能不能用。”接着,他又从包里掏出一支新笔给女儿。亲眼看着女儿走进最后一科的考场,他才长舒一口气。

为陪女儿高考,王北来特意暂停了工作。高考前一晚,他大脑一片空白,既看不进书,也写不出一个字。在他看来,高考是孩子人生唯一的路,“唯一的路啊,你说有多重要!”第一科语文开考后20分钟,王北来搬着板凳坐在街边,望着八中的大门,心中感慨万千。他抽出纸笔,奋笔疾书,写下一首《中国高考 祝愿女儿》的小诗。

王北来是我国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参考的学生。1977年,他在西昌当了一年知青后,在临近考前一个月才从生产队请假回家复习。然而,在等待北京广播学院的面试通知时,他却染上猩红热,遗憾地与大学擦肩而过,“我的教育有太多的遗憾,我不希望这种遗憾在女儿身上重演。”

2007年王琪小升初时,王北来花了一个月锁定成都的10所中学,挨个实地考察。学校一般不让外人进,他就守在校外,逐一盯着进校的老师,然后问其他家长谁是招生老师,便跟着进校园。女儿初中分实验班时,他亲自找分管校长谈。校长保证,如果孩子成绩足够好,进好班没问题。为了稳妥,王北来当场将校长的说法拍成视频,以便留存“证据”。

王琪上高三后,王北来夫妻俩在女儿学校旁租了一套1600元/月的房子,妈妈暂停工作陪读。为了找到一套合适的房子,王北来忙活了几个月,不要有麻将馆的、不要有KTV的,不要住户不文明的……

面对记者的采访,王北来眼眶泛红,数次落泪,“这些天压力太大了,又不敢跟老婆孩子谈,憋在心里,太难受了。”

6月7日早晨7点半,成都八中的杨婉(化名)准备出门迎战高考。小姑娘刚走到门边,又转身对客厅里的爸爸挥手,“爸,我走了哦!”连喊两声,杨爸爸竟然“呆若木鸡”,既不转头,也不说话。“糟糕!他一定是紧张了。”杨妈妈生怕女儿被这种“坏情绪”传染,赶紧推她出门。坐在车上,活泼外向的孩子谈笑风生,杨妈妈却攥着一把汗。

头晚临睡前,一向沉稳的杨爸爸突然问老婆,“哎,你紧张么?”杨妈妈自然地说:“还行,不太紧张吧。”“可我怎么那么紧张呢?”杨爸爸是某国企的一名普通员工,平时工作扎实,少有“心慌”的时候。对于女儿,他也极少过问学习上的事。

见丈夫状态不对,杨妈妈立刻“下命令”:“我跟你说啊,你明天就在家做饭,做好后勤保障。还有,绝对不许乱说话,什么‘考得怎样’‘感觉如何’之类的话,千万别问啊!”杨爸爸一个劲地点头。

考完语文和数学,杨妈妈带着女儿回家。晚上9点,杨婉便被催着上床睡觉。可没过多久,房间里就传来一声尖叫,“哎呀,妈!我数学有道题肯定做错了!”夫妻俩赶紧跑到女儿身边,才知道女儿怀疑有一道大题的答案算错了。“没事没事,就算答案错了,也能得点步骤分,别担心啊。”夫妻俩轮流安慰。哄了好一会儿,杨婉要求挨着妈妈睡。

夜,渐渐深了。在妈妈的按摩下,杨婉进入梦乡。然而,杨妈妈却丝毫没有睡意。她忽然想起维C银翘里貌似含有安眠的成分,便倒出两颗服下,算是一种心理安慰吧。

儿子这一考完,就能解脱了,廖阿姨却又替自己紧张起来。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督促孩子学习,扮演的是“监工”的角色,没能跟娃娃谈谈心。廖阿姨想:这最后一天考完,自己是不是该像朋友一样,为儿子庆祝一下呢?

这所谓的庆祝,被另两位妈妈称作“成人礼”。昨天,在石室中学考点门前,廖阿姨将心事告诉另两位一同等待考生的妈妈。3位妈妈坐在被雨水淋湿的石阶上,你一言我一语地策划起孩子的“成人礼”来。

像个朋友一样平等交流,廖阿姨何尝不想。但她觉得儿子对自己有顾忌,“都怪我平时管他太严了……”

“要平等交流,最好的方法就是喝酒!”吕阿姨的提议让廖阿姨大吃一惊,却得到李阿姨的认同,“要不,你们娘俩去喝顿酒吧。算是给他举行成人礼。”廖阿姨未置可否,心里却闪过无数种场景。喝酒,或许真的可以改变自己往日在儿子心中的形象,儿子会放得开吗?

吕阿姨为廖阿姨设计了周全的“成人礼计划”:先给他买束花,再找个巴适的小餐馆,两人叫上几个好菜,点几瓶啤酒,然后告诉他,“儿子你长大啦”,孩子准保感动。“我就张罗一下嘛,谁知道他喝不喝得来啤酒……”在两位妈妈的怂恿下,廖阿姨略带害羞地点着头。成都商报实习记者 王垚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